黄煌:学习经方的三大关键

cat

收藏于 : 2023-03-22 11:18   被转藏 : 1       转藏到我的文章库

闲暇之余

无意间看到了黄煌教授

于是

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一发不可收拾

黄煌

江苏省名中医

南京中医药大学基础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以经方医学流派的研究为主攻方向

其中尤以经方的方证与药证为研究重点

现致力于经方的普及推广工作

主持全球最大的公益性经方学术网站:“经方医学论坛”。

今天就跟着黄老的思路

一起来研究一下

怎样才能更好的学习经方~~~

第一排已经摆好了小板凳,

人手一个小本本

三大关键

经方

所谓经方,就是经典之方,或者说经方是指《伤寒论》与《金匮要略》中所使用的处方,一剂知,二剂已,见效极快。仲景之方符合《内经》《神农本草经》等典籍,用之有效,确是经方,同样,符合佛经、道德经等经典的处方及治病方法,也属于经方。学医有如学佛,也有许多不同法门,条条大道通罗马,各种法门均可最终一以贯之,正而不邪,符合经典,即是经方。

经方的关键

抓药证

药证,是中医用药的指征和证据。严格来讲,每味药都有其特异性的指征和证据,药证是必效证。即按照药证用药,必定有效,是指服药后必定能解除因疾病导致的痛苦。这种痛苦,可能是肉体的痛苦,也可能是心灵上的痛苦。换句话说,有效,是给人以舒服。这是中医追求的有效的最高境界。

举例来说,桃花汤(赤石脂、干姜、粳米)治虚寒滑脱血痢,就是取赤石脂的吸附和对肠膜的局部保护作用(赤石脂含有硅酸铝及铁、锰、钙的化物),是对症治疗;

赤石脂

竹叶石汤用人参、麦冬、甘草、半夏以养阴,更用粳米以支持营养,主治伤寒解后,虚羸少气,气逆欲吐,是支持治疗。

麦冬

黄连治痢,白头翁治阿米巴痢,属对抗治疗;小建中汤用饴糖,大建中汤用白蜜,属食物治疗。

抓配伍

配伍是经方中最富有魅力的部位。古人用药,本是单味的,后来逐步发展了,知道复方可以提高疗效,可以减轻副反应。“不念思求经旨,以演其所知”,没有学好经方,药证不明,配伍无法,临床所据不是道听途说,就是主观想象,每病如此,每人如此,而不知医学是科学,不是艺术,不可凭个人喜恶。

黄芪桂枝芍药配伍,治身体不仁疼痛、自汗、浮肿、小便不利;

桂枝甘草茯苓配伍,治眩悸;

桂枝甘草人参麦冬阿胶配伍,治虚悸;

半夏茯苓生姜配伍,治眩呕而悸;

抓药量

量效关系,是研究经方的又一关键。仲景用药,极为重视用量。

药物的绝对量总结了仲景的用药经验,反映出汉代以前用药的趋势,而药物的相对剂量则体现出组方的法度和配伍规律。方剂功效的大小,无疑受到药物绝对量的影响,但方剂整体功效的发挥,必然受到药物间剂量比例的影响。

张仲景

桂枝汤中桂枝芍药之比为1∶1,为调和营卫剂,而桂枝芍药的比例调整为1∶2,则变为缓急止痛的桂枝加芍药汤了。

麻黄汤、葛根汤中麻桂之比为3∶2,则发汗作用并不强,仅治身痛、无汗而喘等,而麻黄桂枝之比为3∶1的大青龙汤,则具有强烈的发汗作用。

仲景不仅说明“若脉微弱,汗出恶风者,不可服之,服之则厥逆,筋惕肉瞤”,而且在方下又强调“一服汗,停后服。若复服,汗多亡阳”。可见剂量的变化,对方剂的功效有相当大的影响。

特别提醒:文中可能涉及到各类药方、验方等为用户分享内容,仅供专业中医人士参考学习,不能作为处方,请勿盲目试用,本平台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责任!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
cat 关注

文章收藏:4814

TA的最新收藏
藏友最新收藏
好网角移动端
好网角APP
手机一键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