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T叔叔伤寒杂病论慢慢教(4.3)射干麻黄汤半夏厚朴茯苓生姜汤皂荚丸厚朴麻黄汤泽漆汤

三尺三 藏家011 关注

收藏于 : 2023-01-25 20:30   被转藏 : 2       转藏到我的文章库

 

4.3.1 咳嗽篇条文14.1-14.18串讲

 

那我们今天呢,要上一个新的篇章啊,上这个咳嗽篇。那本来咳嗽篇呢,我也是有做蛮多讲义的,不过我后来决定下个礼拜再发,因为呢,今天我想要跟各位同学上一堂不知所云的咳嗽篇。

因为我觉得我在开始教书到现在,有的时候会听到同学给我一个应该说回馈还是怎样,有的时候啊会听到同学在伤脑筋说,《伤寒杂病论》这本书我们要怎么样才能够自己念啊,也就是说同学有时候会问我说,要看哪一家出版社的注解本,或者是那一本古书解释这本书解释的比较好啊像这样的问题。一年多来啊多多少少会听到这样的问题,当我听到这样的问题的时候,我会觉得说,这样的问题真的是很需要存在的吗?

怎么讲呢,就是我会觉得《伤寒杂病论》这本书我也不是每一条都非常的熟悉的,那如果临时需要开药看病的话呢,大概就是翻开书找一找,看看说哪一条比较像然后就用了,大概是这样的感觉。那我看陈助教在帮人看病在开药的时候也是这样翻来翻去的嘛,就是好像在算什么铁板神算一样,反正就是查书,然后看哪一条比较适合啊,然后就用了。所以呢,在这里就有个感觉,就是读《伤寒论》真的需要注解吗?读《伤寒论》能不能就靠着这个看这个,我们叫做白文,就是没有注解的这个文字叫做白文,就光是靠着看这个白文是不是就可以有相当的医术呢?我想这个答案是相当肯定的,因为《伤寒论》这本书它的这个写作方式,我想他本来就是要让我们拿这本书来学医的。所以它并不是一个你需要很多很多准备功夫才能够进入的一本书,甚至它也不是一本很需要注解的书,你想想看,如果真的很需要注解的话,张仲景就自己写了算了嘛对不对。我会觉得我们在读张仲景的书的时候啊,多多少少会有一种,我想同学读到现在都会知道张仲景的书其实还蛮值得我们信赖的。怎么讲呢,就像我们从太阳上篇这样子一路读过来啊,像张仲景一旦讲到用麻黄剂发汗,那要用麻黄剂需要注意什么什么事情我们都看得很仔细,他都写得很详细,这样子的话我们用起来会很安全。所以张仲景写书他本身就有的非常严谨的一个态度存在,所以他基本上不是为了把学生教坏而写这本书的,他也不是要故弄玄虚而写这本书,我们需要知道的事情,他都是一再一再地提醒,甚至可以说无微不至啊。

而我们从开始学这本书到现在,我们有没有看出来,张仲景他的生活环境,感觉上好像他的左邻右舍方圆百里之内只有他一家医院医术还不错,然后周遭的其它医院都是庸医对不对,然后每次送到他诊所来都是被人家医坏的,然后他就非常苦恼非常郁闷的在面对这种帮人家收拾烂摊子的这种很不愉快的工作环境。于是呢,他就写了一本书,告诉大家说,希望你们人手一本,那这样子呢,就不要再被那些庸医害到了。那我想读张仲景的书我们是可以看到他的这种态度的。那希望能够家家户户都看了然后把它学起来的一本书,你想他能够写的深奥到哪里去对不对?我想他是不能够深奥到哪里去的。

那我们中国人学医啊,不用经方是有很多很多的理由的,那其中一个理由呢,就是因为后代的方剂学啊,它的理论……我会觉得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里面的纯粹讲理论的部分比较少,他比较是讲临床的实际上遇到什么状况,怎么处理的一本书。那相对来讲呢,如果我们中医要从一个纯理论的角度去研讨,我想《黄帝内经》是有很多内容的。那这个《黄帝内经》的内容加上后来张元素他的这个用药归经理论,乃至于到后来的中医的这个行业的业者,常常会有这种用些很虚玄的理论来看病人的地方。就比如说,你这是什么阳虚啊,什么五脏六腑怎么样,什么心又怎么样,肝又怎么样,就是有很多虚幻的理论。而当我们学习中医习惯了这些听起来很炫的,几乎是玄学的这种虚幻的理论之后呢,反而看张仲景的书会有一种不习惯。因为张仲景的书没有讲那么多的道理,它就是一个很朴实的啊,生这个病就吃这个药,这样子而已。那所以呢,我会觉得,张仲景他本来啊,写这部书他的用心是一个很单纯就是我们家家户户,就是不需要特别的聪明才智的人,就是随便什么家庭主妇啊,拿着这个《伤寒杂病论》也能够用来开药,我觉得这是张仲景的一个写书的心愿。那相反的来说,如果我们觉得读这本书一定需要注解,或者一定需要聪明才智才能够读它,我觉得反而是对这本书的一个误解,因为张仲景他并没有把这个门槛设的这么可怕。

但是相反来说,我觉得不是从张仲景的书入门的医术哦,那最好也不要轻易的乱用经方。就好比说,我们的助教,有一次像小方助教他就说,他的舅舅,自己学中医,也不是学《伤寒论》这一派,可是呢,就自己吃了很多麻黄,然后后来就牺牲了,就是自己把自己的肾用麻黄把它弄死了。可是如果我们有在读张仲景的书,就会知道张仲景对这个麻黄这味药是很小心的对不对?一次又一次的叮咛怎么样的情况不可以用。如果你真的好好学习张仲景的书你反而没事,那我们就知道,麻黄会伤心阳对不对?伤了心阳就会心悸。

那昨天大方助教就跟我讲说,他有一位朋友是学中医的,然后就跟他讲说,他是在吃这个葛根汤加这个小青龙汤对抗过敏,然后吃了两年了,然后那个人就跟大方助教说,那他也心悸了两年了。那大方助教听了会觉得有点啼笑皆非,就是这不是幼稚园班之前就要晓得麻黄不能这样用吗?可是有一些人,他如果不是从经方入手,他这些该注意的事情有时候反而都不知道。那当这个人听到大方助教在学经方,他会觉得就说,感冒吃银翘散就好了啊,就这样子,一句话就结束了。那这样子的话,其他人学的中医到底是学什么?就是跟张仲景教的中医到底是同一套吗?就是会有这样的让人感到疑惑的地方。

那我今天这个咳嗽篇呢,就是想要试一个教法,甚至是说想要跟同学分享一个……因为我们实际上不靠任何注文或者不靠任何的这个历代医家的这个言论,直接来看这个咳嗽篇的条文,来看看我们能看到什么东西。我希望能够向同学证明一件事,就是证明张仲景的医术是可以在家自己不靠注解而学习的,就是读白文并不是一个很不可思议的学习法。因为你不要看说,我教书好像整理了很多注家的注解内容,然后做了比对做了分析再教给同学,所以看起来好像注文很重要,其实不是这样的。因为我在看这些注家的论注的时候呢,我也会看到这个古人啊,他一开始学中医,学张仲景方的时候他是怎么样在用这个方的,他一开始用的时候也是张仲景的书上写怎样怎样,就这样用。比如说像有一个医家,就像我们刚好有带到一个条文,说有一个汤证,是又咳又喘,然后呢,眼睛好像凸出来一样,那我们现在看到觉得很可笑,就是你看人家咳嗽辩证,你还在找谁眼睛是凸的,你以为你看漫画啊。可是古时候医家还真的乖乖在找谁的眼睛是凸的,然后开这个方,然后等到他用了有经验了,然后他开始在写注解,但是一开始的时候是直接从白文入手的啊。我们现在当然各代的注解都已经在手上,可是当初,比如说明代之前,其实注解张仲景的人是非常非常少的,所以那些历代的医家有很多很多是不靠注解进入这本书的。

如果我今天这堂课能够让同学认识到这件事情的话,其实同学就可以心情上很轻松啊,就是这个班就可以放心退班。就像最近有同学他说,我们要回美国去了,那我不希望你退班留下任何遗憾,就好像这本书从此就跟你绝缘无缘了啊,不要这样子想,这个书可以一直是你的好朋友。就像我出国在外的时候,我也是带一本《伤寒杂病论》在身上看,那我也没有带任何注解本。所以我觉得我必须要教到你们可以放心的离开我,这才算是有一点教书的道德,如果故意表现的好像这本书很虚玄,不是什么名师来教你们不会听懂,这样子我觉得做人太不厚道了。我想我目前的状况,我是觉得,如果各位同学留在这个班上呢,那我希望你们只是为了一个理由留下来的,就是,我很懒,我懒得读那么多书,那有人帮我整理好报告给我听比较轻松,那我就姑且来听,就这样子好了。千万不要留下来的理由是认为说,你凭你的聪明才智无能练成张仲景的医术啊,不要这样子妄自菲薄,张仲景并没有把人看的那么低级。张仲景的医术,当然你在家里面直接看这本书是可以练成的,只是呢,你懒得在家里面自己看,所以要有一个人帮你整理资料,像雇佣一个小书童一样啊,就是把什么东西都整理好报告给你听,那你懒得自己读,那你就来这边坐一坐,那我不反对。但是呢,不要好像说什么要经过重重考验啦,要证明你的聪明才智啊,变得很高,实在是高到不得了啊,天纵英才,然后呢,又要遇到什么名师指点,点拨其中关窍啊,才能够打通你的中医的任督二脉。我觉得张仲景没这回事,张仲景就是家庭主妇的好朋友,这本书就是写给家庭主妇看的。那他的用字其实也是很浅白的,我说他不是在写什么九阴真经,不是在写什么武功秘籍,这本书没有太多的秘密啦,他都是很清楚的告诉我们要怎么做。

那大概抱着这样的想法,我们今天就来从白文进入这个篇章。那我们这个卷十四一开始啊,它的第1条到第12条是《金匮要略》里面没有的,是桂林古本里面有的。而这十二条的内容,也不是桂林本的独有的内容,这十二条的内容其实是他从《黄帝内经》里面抄来的,就是《黄帝内经》咳论的内容他就这样抄过来。那我下个礼拜会发的讲义会跟同学分析一下这个咳论的内容。

 

14.1  师曰:咳嗽发于肺,不专属于肺病也,五脏六腑感受客邪皆能致咳。所以然者,邪气上逆,必干于肺,肺为气动,发声为咳。欲知其源,必察脉息。为子条记,传与后贤。

14.2  肺咳,脉短而涩。假令浮而涩 ,知受风邪;紧短而涩,知受寒邪;数短而涩,知受热邪;急短而涩,知受燥邪;濡短而涩,知受湿邪。此肺咳之因也。其状则喘息有音,甚则唾血。

14.3  心咳,脉大而散。假令浮大而散,知受风邪;紧大而散,知受寒邪;数大而散,知受热邪;急大而散,知受燥邪;濡大而散,知受湿邪。此心咳之因也。其状则心痛,喉中介介如梗,甚则咽肿喉痹。

14.4  肝咳,脉弦而涩。假令浮弦而涩,知受风邪;弦紧而涩,知受寒邪;弦数而涩,知受热邪;弦急而涩,知受燥邪;弦濡而涩,知受湿邪。此肝咳之因也。其状则两胁下痛,甚则不可以转,转则两胠下满。

14.5  脾咳,脉濡而涩。假令浮濡而涩,知受风邪;沉濡而涩,知受寒邪;数濡而涩,知受热邪;急濡而涩,知受燥邪;迟濡而涩,知受湿邪。此脾咳之因也。其状则右肋下痛,隐隐引背,甚则不可以动,动则咳剧。

14.6  肾咳,脉沉而濡。假令沉弦而濡,知受风邪;沉紧而濡,知受寒邪;沉数而濡,知受热邪;沉急而濡,知受燥邪;沉滞而濡,知受湿邪。此肾咳之因也。其状则肩背相引而痛,甚则咳涎。

14.7  肺咳不已,则流于大肠,脉与肺同,其状则咳而遗矢也。

14.8  心咳不已,则流于小肠,脉与心同,其状则咳而失气,气与咳俱失也。  

14.9  肝咳不已,则流于胆,脉与肝同,其状则呕苦汁也。

14.10  脾咳不已,则流于胃,脉与脾同,其状则呕,呕甚则长虫出也。

14.11  肾咳不已,则流于膀胱,脉与肾同,其状则咳而遗溺也。

14.12  久咳不已,则移于三焦,脉随证易,其状则咳而腹满,不欲食饮也。  

 

那这个《咳论》呢,它就是讲说,五脏六腑的病变呢,都有可能让人咳嗽,因为我们中国人说人体是“百脉朝肺”对不对?因为肺是管着人体的很大的一团气,所以你的任何一个脏腑有问题,这个气脉都可能会跟肺起感应,所以这个肺它会感受得到你的所有的脏腑的毛病。所以它前面这十二条是在说,比如说你如果肾脏受了寒啊,会是怎么样的脉象怎么咳嗽;如果你心脏太热了,会是怎么样的脉象怎么咳嗽;那肝脏呢,如果受风又怎么样啊。那像这些这些啊,像我们这个桂林古本呢,它在伤寒的部分之前还有一个六气篇,有讲到这个寒邪伤到你的脾脏你会怎样或者寒邪伤到你的肾脏你会怎么样,其实这个地方它的内容如果参考六气篇,那你就可以用适当的方剂来处理。

那我想咳嗽如果是关系到脏腑的不良而咳嗽,他就是说五脏六腑都会让人咳嗽嘛。比如说有些人,他是咳嗽的时候会忍不住小便失禁的,那你就会知道他的咳嗽可能会关系到这个肾脏对不对;那如果有人咳嗽是忍不住会呕吐的或者忍不住放屁的,那你会知道这个咳嗽可能会关系到消化器官或者怎么样对不对?那这些辩证点呢,大概都在别的地方啊,以后我会补充给同学一些辩证的点。但是呢,前面这十二条我们不知道是不是张仲景放的啊,因为桂林古本的珍贵我们不敢说,但是这十二条呢,突在这边让你知道说,啊,我们咳嗽有可能是五脏六腑的种种病变造成的,这十二条放在这边干嘛?就是告诉你说,以上不属于本章讨论范围,这样听得懂吗?就是五脏六腑如果有病变请你去治五脏六腑,不要来管咳嗽,所以不在咳嗽篇里面。那咳嗽篇讨论的比较是,我们的肺,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就是纯粹就咳嗽来论咳嗽,那关系到其他脏腑的病变的话,就不属于本章讨论范围,如果你是心脏太热而咳嗽,那请你去治你的心脏太热啊,这个跟咳嗽就没有关系了,大概这样子。所以前面十二条就先不看。

 

14.13】咳而有饮者,咳不得卧,卧则气急,此为实;咳不能言,言则气短,此为虚。咳病多端,治各异法。谨守其道,庶可万全。

 

然后呢,我们从13条开始看啊,13条他说“咳而有饮者,咳不得卧,卧则气急,此为实”就是这13条也很简单,他叫你把咳嗽啊分一个虚实。他说如果你的咳嗽呢,是有痰饮,有邪气塞住你的肺的,这样子的话就是邪气很实对不对?这样要把邪气泄掉,把它发掉,拔除掉这些痰饮,这个咳嗽才会好转。那它的特征是什么呢?实证的咳嗽的特征是,躺下来会特别咳得厉害,就坐着比较好一点,躺着会厉害,因为它那个,当他是被什么东西,无论有形无形,是塞住的话,那你躺着一定会更加的呼吸不顺畅对不对?所以他就说,实证躺下来会更厉害的咳嗽。那虚证的话呢,就是肺很虚所以咳嗽的话,那你肺的气不够,那你就多讲话人会累嘛,所以他就说,虚咳的话就是,讲的时候就好像没有气了,那这样就是虚咳。那这条很简单嘛对不对?就没有什么太复杂的东西。

 

14.14】咳家其脉弦者,此为有水,十枣汤主之。

十枣汤方

芫花(熬) 甘遂 大戟 各等分  右三味,捣筛,以水一升五合,先煮肥大枣十枚,取八合,去滓,纳药末,强人服一钱匙,羸人服半钱匙,平旦温服之,不下,明日更加半钱匙,得快利后,糜粥自养

 

那我们现在呢,假设我们手边没有任何注解本,没有任何前人的观点,说这个是怎样怎样,就是没有任何解释,我们就来练习用白文来读这个咳嗽篇啊。那当然首先在用白文读咳嗽篇的时候,我要先把14条放下,先不能讲,因为14条这个“咳家其脉弦者,此为有水,十枣汤主之。”这个十枣汤它是一个非常峻烈的逐水的药,就是把水赶走的药,那这个芫花甘遂大戟都是很猛很猛的药。它要用到的这个机会是,平常我们在中医的临床上面,比如说,肺积水已经积到这个人马上就要被自己肺里的水淹死了,或者是肝硬化的那种腹水,那肺积水、腹水用十枣汤可以一下子把这个水退掉。但是通常呢,你这个水退掉以后这个人会狂拉不止,然后呢,再过几天这个人就虚脱而死啊,那像这样的方,我想我们家常中也没什么好用的嘛对不对?当然如果你的病人是来到你面前已经是十枣汤证了,那你也是不得不用啊。

那这个桂林古本写这个“咳家其脉弦者,此为有水”,这个标准未免有点宽松哦。但是在《金匮要略》里面它有另外一条来辅助这一条,会让人看得出来说,这个咳嗽真的就是有水在肺里面,如果不用十枣汤不行。这种咳嗽如果你不用十枣汤的话,他不久以后就会咳死在那边啊,那这样子是一个比较严重的状态。可是我是觉得,如果是我们自己在家常自己学医的话,怎么会要等到出现这个症状再来背水一战呢?就是在变成十枣汤证之前,其实有很多温和的退水方法,用真武汤也可以退水呀,黄芪煮糯米也能退水呀,不然的话红豆煮鲤鱼也能退水呀,就是有很多很温和很滋补的方法可以治疗这个水对不对?不一定要搞到十枣汤证。就是弄到十枣汤用了之后,你真的就是好像,开十枣汤的时候你要煮好那个什么,浓浓的这个人参汤备着啊,那如果那个人一吃十枣汤,就马上呢他独参汤要灌下去,不然他就虚脱而死,而且如果你买的人参不够好还是死啊,就是这么讨厌的一个方。所以十枣汤呢,我们现在目前为止,我们先不把它看到我们家常咳嗽会用到的一个方药。

 

那同学不要以为我今天这样白文带过一遍就打完收工,不会哦,我之后我会详细讲。只是在详细讲之前,我至少会希望同学要先学会能够直接跟张仲景做朋友。像我今天上课以前跟老同学在闲扯一些有的没的,我就跟老同学在说,其实哦你有没有觉得张仲景这个书真的也不需要多用功,也不是需要多聪明,而是你要跟他混熟,就是生病的时候就查一查然后吃一吃,日子久了这本书就会用了啊,但是我们要先相信这本书是可以这样用的。

 

14.15】咳而气逆,喉中作水鸡声者,射干麻黄汤主之。

射干麻黄汤方

射干三两 麻黄三两 半夏半升 五味子半升 生姜四两 细辛三两 大枣七枚  右七味,以水一斗二升,先煮麻黄,去上沫,纳诸药,煮取三升,分温三服。

 

那我们来看第15条啊,咳嗽篇第一个常用的方。他说“咳而气逆”,那我们会说张仲景的学问是以抓主症为主对不对?那“咳而气逆”就是咳嗽然后气上冲,那这句话有没有意义啊,没有意义对不对?哪一种咳嗽不是咳而气逆,你看隔壁几条,什么咳嗽上气……就是咳嗽哪有不上气的,如果不上气叫放屁不叫咳嗽啊。所以这句话是垃圾,所以就先拿掉,咳嗽都是这个样子,所以没关系。

然后呢“喉中作水鸡声者”,如果呀,你是一个把张仲景的东西当作是伟大的学术来研究的话,那当你看到这本书啊,大概会想到说,水鸡是一种什么动物,如果我没有听过水鸡的叫声,我怎么辨证呢?其实啊,这真的是很好笑的一个状态哦,就是其实这个地方的水鸡啊,你换成任何一种差不多的动物其实都可以。当然经过这个精良的考证,会说水鸡就是田鸡,就是一种大只的青蛙,可以拿来吃的。那或者是经过中文系的背景的详细的考证,说古时候青蛙的“蛙”的韵部跟鸡肉的“鸡”的韵部是很靠近的,所以“鸡”“蛙”两个字在运用上可以共通怎样怎样。但这些东西你想想看,如果你是古代做医生的,你哪里晓得这么多有的没的对不对?你看到就是一个不知道什么动物。我想如果是不太清楚水鸡是东西的时候,人家就会乱猜,就像我看历代注解仲景的这些医家,也有人是觉得水鸡就是鸡呀,水边的鸡呀,也有人就是这样子。那你说他以为水鸡是一种鸟类,这和他看这个病有没有影响?没有影响。你要写水鸡也好,什么鸡也好,其实差不多。为什么差不多,因为咳嗽,然后呢,你的喉咙在咳嗽的时候有一种动物的声音。那我们同学都知道田鸡怎么叫的对不对?小青蛙叫的声音是那种“呱呱呱”,那田鸡的话声音就比较低一点对不对?那咳嗽的时候喉中有水鸡声那是什么声?同学咳给我听听看,那这种声音其实你写田鸡也可以对不对?那你写鸡有没有关系,很像鸡叫啊对不对?所以其实什么动物根本不是重点嘛,就是反正有一个听起来有点像什么东西的叫声在那边就好了,知道的不用太详细。那张仲景为什么要写水鸡呢,不是存心跟后代人为难吗?不是啦,张仲景是家庭主妇的好朋友,古时候的人买不起猪鸭牛的时候是什么吃的,就到田里面去抓田鸡来吃啊,像日本时代在抗战的时候,台湾乡下那田鸡就放在水缸里面就拿来当蛋白质的补充营养品啊对不对?就一般人最熟悉的肉类来源就是穷人家那就是到田里面去抓田鸡来吃啊,所以张仲景就很好心的去选了一种家庭主妇日常生活中常常可以遇到的动物,这样子觉得大家一定会看得懂,那谁知道后来生活水平提高了,现在都不吃田鸡了。所以呢,他的辩证点好简单对不对?咳嗽,然后咳的时候喉咙这样……那就开射干麻黄汤,就这样。

那咳嗽篇里面的很多方剂啊,其实用的药物跟我们之前教过的什么小青龙汤啊、麻杏甘石汤啊都差不多,因为我们之前已经看到一些结构了对不对?就说要止咳的话,大概细辛干姜五味子总会放吧对不对?要止气喘的话什么厚朴、杏仁也可以放一放嘛对不对?差不多就这个调子。那射干麻黄汤呢,那你咳嗽你肺中总是有邪气对不对,那有邪气会用到麻黄理所当然,那有咳嗽你要镇咳这件事情,半夏五味子细辛总可能放一放的嘛,那至于说他放生姜四两而不放干姜,大枣只放七颗,还有一个我们不太认识的射干,其实说不会很难理解。一般中医我们对射干的认识也是很粗浅,因为射干主要是清利咽喉,就是喉咙这边有发炎的话,大概是射干在处理的。那如果你在咳嗽的时候用到生姜的话,在张仲景的方剂里会看到一个大概规律是这样的,就是一般来讲,张仲景在治疗这个肺里面有痰饮有水的咳嗽,要代谢掉这些水通常是用干姜对不对?那我之前也讲过,为什么咳嗽不用生姜,因为生姜你吃下去以后,生姜的药性到了胃里面它会往肺这边冲,所以如果这个人是在咳嗽的话,生姜可能会让他咳得更厉害。但是,什么情况可以用生姜呢,就是当他咳嗽的那个会让人产生咳嗽的那个点不在肺那么低,而在气管这边的时候就会用得到生姜,因为生姜可以让咳嗽药的作用点变得比较高。

所以,射干麻黄汤基本上就是一个你咳嗽,而你觉得让你咳的那个……我们咳嗽会多少有点痒的感觉对不对,喉咙发痒所以咳嘛。像麻杏甘石汤或者小青龙汤的咳你可能会觉得你痒的地方是比较低一点的,但是射干麻黄汤的咳你就会觉得,这个咳嗽的那个主要重点是在喉咙这边的气管,乃至于插进胸骨那一段的气管,就是气管支气管的这种咳嗽。那会咳的那种呼噜呼噜的这种声音,是不是代表里边有很多的水痰你咳不出来是不是这样子?所以才会产生那样的声音嘛。所以这个辨证点就是,它是一种咳嗽,可是这咳嗽可能不是牵连到重点不在于整个肺而在于你的气管这一条。这些药物细部以后再讲,就是至少有些药物是能够镇定这个咳嗽的啊,就是让气管怎么样怎么样的,然后再把邪气发掉,那生姜跟大枣,生姜多大枣少就让这个药性比较作用到上面来哦,大概这样子。那其实当我们如果是用方证药证来看这个张仲景的方剂的时候,其实看到射干麻黄汤哦,你就可以从这本书里面找到一个射干麻黄汤的隔壁的邻居,射干麻黄汤的隔壁的邻居是什么呢?是妇人篇的这个半夏厚朴汤。

 

16.23】妇人咽中如有炙脔者,半夏厚朴茯苓生姜汤主之。

半夏厚朴茯苓生姜汤方

半夏一升  厚朴三两  茯苓四两  生姜五两  苏叶二两  右五味,以水一斗,煮取四升,去滓,分温四服,日三服,夜一服。苦痛者,去苏叶,加桔梗二两。

 

半夏厚朴汤在第十六卷的23条,23条说“妇人咽中如有炙脔者,半夏厚朴茯苓生姜汤主之。”那同学你看啊,这里呢,如果拿来跟这个射干麻黄汤比的话,你就会看到他也有半夏也有生姜对不对?所以一样的药味有半夏跟生姜是不是这样子,所以这个祛痰以及作用在喉咙这两件事情呢,这两个方剂都会有。那半夏厚朴汤也是一种痰饮证,只是呢,半夏厚朴汤它的这个痰饮不是在气管里面,在气管里的痰饮会刺激你忍不住要咳嗽,可是如果你的痰饮是比较不在气管这边,而比较在食道这一边的话,那你就会觉得喉咙有一点不清爽。那半夏厚朴汤的主症是什么呢?如果我们一般家常遇到半夏厚朴汤的主症,可能是在你生病之后,也可能是在平常,就是你会觉得好像喉咙不清爽,一直这样子啃啃啃,就是半夏厚朴汤的主症。那张仲景写说“妇人咽中如有炙脔者”,炙脔指的就是烧肉嘛,就是喉咙里面总是好像有吞一坨烤肉一样的感觉,那其实张仲景这边写是烤肉,他写口香糖有什么关系,就是那个感觉而已,这种东西都不用太紧张。那至于说,这个病是写妇人,那我是男人怎么办?拜托,这边妇人只不过是家里边的受气包而已,你如果是家里面受气包就算了啊,就是张仲景那个时代妇人是代表那种生活形态哦,就是处在家里的规压之下不能反抗的这个可怜人啊,那这样的人我们现在男人也很多啊对不对?所以就没有关系啊。那这个半夏厚朴汤证它的基本成因其实是有关系到情绪的,所以后代的人呢,称半夏厚朴汤都称之为“四七汤”,虽然它有五味药,可是呢,后代的人有一味药,我忘记是生姜还是苏叶不算其中一味,就是说四味药可以治七情之病,所以叫做四七汤。

那这个半夏厚朴汤证啊,就是我们对周遭多多少少会有一些不满对不对?可是有一些不满是你会讲出来的,有一些不满是你不会讲出来的。那随便举一个半夏厚朴汤的例子,就比如说家里面的老人家,他已经七几十岁了,在家里面看到孙子每天都出去玩,他自己的儿女都在忙他们自己的,都没有人来理我,他当然会觉得蛮不爽的对不对?可是他也知道,他不管再怎么样大声疾呼,我在这里,你们要看到我,要爱我,那他的后辈也不会更爱他对不对?大家都自己的生活都顾不来了,那所以呢,有情绪也没地方发嘛。那你就会发现说,如果是活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的老人家在家里面就常常这样子啃啃啃……就这样子对不对?就是他的这个情绪在这边,有一句要骂人的话,想骂又不能骂,那样堆久了这个地方的气就塞住了,然后就产生痰饮什么纠结在这个地方。

所以从半夏厚朴汤你会看到说,我们要不要散这个在这个地方的一坨痰啊,如果是要散这个气管里面刺激着我一直咳嗽的痰,你就可以加射干啊麻黄啊五味子、细辛啊这些,那如果是在食道这边的话呢,你就用这个厚朴啊茯苓啊苏叶啊这些比较是消化器官这边可以降气的东西,把气降下去会比较好。所以,如果是我们看这个射干麻黄汤的条文,其实条文很简单对不对?就是咳嗽的时候,喉咙在咳的时候会这样啃啃啃……有青蛙叫声般的声音出来,那辨证点其实这么多也就够了,因为它已经足够让你知道他的咳嗽的原因是在于气管这个地方黏住的痰吐不掉啊,所以就这样子。那可是呢,同样是气管这边有黏住的痰,又可以随着痰的种类不同,也有不同的药方,比如说这的下一条这个皂荚丸啊。

 

14.16  咳逆上气,时唾浊痰,但坐不得眠者,皂荚丸主之。

皂荚丸方

皂荚八两(刮去皮,酥炙) 右一味,末之,蜜丸如梧桐子大,以枣膏和汤,服三丸,日三服,夜一服。

 

那皂荚丸它又是“咳逆上气”对不对?又是咳嗽,然后呢,可是他的症状是“时唾浊痰,但坐不得眠”就是这个人的咳嗽呢,他不像这个射干麻黄汤一样是有很多很多的痰水黏在这个气管好像吹笛子一样吹出青蛙的叫声,而是这样咳咳咳,咳了一阵子吐出一口看起来颜色很脏的痰。那这个很脏的痰到底要多脏,到底要灰色还是要绿色,其实灰色绿色都没有太大差别,主要是浊痰不要跟清稀痰搞混了。就是你这个痰是那种,小青龙汤那种清清水水像蛋白一样的痰,那个当然就不是浊痰对不对?那个是清的痰,稀的痰。那或者是在后面有一个症状叫做肺痈,肺痈是肺里面化脓,那你要说跟脓有什么分别?当然我们在学习的时候就会想到说,有的时候我们吐得啊痰很黄很黄很浓很浓,然后闻起来有点腥臭的,那个痰到底要算是浊痰还是要算是脓?当然学习的人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可是一旦你读了张仲景的书,知道我需要分辨什么是痰什么是脓的时候,其实多多少还是分辨得出来的对不对?于是历代的医家就会想啊,我们要怎么样分辨它是脓还是痰呢?于是就开始依照这个逻辑思考然后就写成注解,告诉后代说,各位后代请注意啊,脓跟痰的差别在于,你如果把痰撩起来,痰是会牵丝的,脓是不会牵丝的。不然的话,经过我们临床观察,发现你吐到水里面啦,脓沉到水里,痰会浮在水面上。那当然这个也就是有医生读了张仲景的书,他觉得他不知道什么是脓,什么是痰,然后呢,他就要临床上稍微再花一点心思去观察,那就观察到这个结果,而这个结果你不要说是什么医生伟大智慧观察出来的,你一般如果在家常想要分辨是脓是痰的话,其实你稍微注意一点大概也会分的出来啦。

那这个地方呢,皂荚丸呢,皂荚是古时候一种天然的肥皂嘛对不对?那同学你想你吞肥皂是什么感觉,就是把这个脏东西洗掉啦是不是?就是这个痰啊,那么脏那么黏。这个胶痰啊,那要用“胶痰”的话,它就是,就像我家小时候的那个抽油烟机好像是很烂的,所以家里面烧菜哦,墙壁上都是烟油,都是那个油烟啊黏在墙上黄黄的,然后我曾经看到我们家油烟机的那么厚就太厉害了,拿了一把铁调羹这个粘在墙上都不会掉下来啊,就是像这样子的胶痰。那像这样子的情况的痰呢,你要用皂荚丸才能把这个痰把它洗下来。那当然,像这样子的痰呢,类似的方子呢,后面还有一个,这个葶苈大枣泻肺汤,可是葶苈大枣泻肺汤处理的痰跟皂荚处理的痰就不一样,在临证上或者用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说,皂荚这味药可呢,以处理这个胶黏的痰,可是如果是湿痰稀痰的话,皂荚就管不到了,就皂荚往往是处理这样子的痰。

那像民国初年的时候曹颖甫啊,他用这个皂荚丸呢,他就会发觉说……因为曹颖甫他的母亲是抽大烟的,就是抽鸦片的,真的就是有一次咳嗽就是变成说这个痰很黏很黏都吐不了,就吐不干净,然后就坐在那边喘,不能够躺下来睡。那当然曹颖甫他在书里面有写说,这个病呢,不能躺下来睡,可是如果在他背后垫很高的棉被坐着垂下头还是可以睡着啦怎么样怎么样,就是历代医家有这周边的观察。后来曹颖甫就给他妈妈用了这个皂荚丸啊,那用了之后就发现说,那些胶黏之痰就从大便里排出来了。那我们说肺跟大肠相表里啊,这个讲到西医解剖学到底要怎么解释啊,为什么肺里面的痰都会从大便排出来?哪里是相通的,不知道哦。

我觉得人体是一个很神秘的东西,这个黑盒子呢,随便把它打开有点太不尊重哦,我想每次遇到中药的这种奇怪的效果哦,我们就会想到这个科幻喜剧漫画里面讲的,就是一个番茄在你看不到的地方还会是一个番茄吗?如果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番茄长出两只手两只脚会跳舞你也不会知道对不对?因为先题条件是人看不到得地方番茄可以自己站起来走路跳舞对不对?所以同样的我们人类观察到的人体啊,都是被你切开来的人体对不对?那如果一个人你是没有切开,他里面到底在做什么事?对不起哦,那是大宇宙的神秘地带,我们还不如承认我们不知道算了哦。

所以这个皂荚丸到底痰是怎么下来的,我们今天也不知道,那在临床上就是说,它可以把这些很黏很黏的痰从大便里面排掉。那像美国的 倪海厦 先生在教书的时候或者在网络上他就会说啊,当我们抽烟抽到肺里面都被焦油黏住的时候呢,就可以吃几颗皂荚丸,然后呢,这个焦油就从大便排出来,还你一个干净的肺可以继续抽烟哦,不过他好像后来戒烟了对不对?那皂荚丸因为是比较猛烈的药啊,所以它都是要用这个枣膏来喝,就是要配上大枣,不然的话,如果只吃皂荚的话胃会痛,肚子还是会受伤,会拉肚子什么的,所以要用很浓很浓的枣膏来保护我们的胃,然后来吃它哦。那详细怎么吃我们下次再说,今天只是在看白文。

 

14.17  咳而脉浮者,厚朴麻黄汤主之。

厚朴麻黄汤方

厚朴五两  麻黄四两  石膏如鸡子大  杏仁半升  半夏半升  五味子半升 右六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去沫,纳诸药,煮取三升,去滓,分温三服。

 

那再来呢,下面一条哦,“咳而脉浮者,厚朴麻黄汤主之。”如果你咳嗽,如果你脉浮,那你就用厚朴麻黄汤。我想对于一个学中医的人来讲,一向是听惯了这个“修屋怕抓漏,治病怕治嗽”的人啊,他会觉得这个条文很让人惊悚啊对不对?漫而无边际,难道说咳嗽而脉又浮就用这个方吗?真的可以就用这个方吗?大家都会觉得很心里头有一点慌慌的不安的感觉对不对?但是我这边就要重新提醒同学哦,你要信任一件事,你要知道张仲景是怎样一种人哦,就是张仲景是一个很随便的人还是很龟毛的人?张仲景是很龟毛的人对不对?吃一个麻黄都还有麻黄九禁,怎样不可以用,怎样不能怎样,怎样不能怎样,就张仲景是一个很龟毛的人。如果像他这么样子龟毛的人竟然讲出这样的话,那就代表这个汤剂是凡是脉浮的咳嗽,你都可以用药,就是这样,这个汤剂就是咳而脉浮的人都可以用。但是话说回来啊,这边是杂病,同学你要知道,杂病的意思就是不牵涉感冒哦,如果你是感冒脉浮的不算哦,就是杂病里面是不包括感冒的症状的啊,这就是单纯的咳嗽,不是感冒的咳嗽。感冒的咳嗽你有小青龙你有麻杏甘石可以用哦,这是单纯的咳嗽,如果你单纯只是咳嗽,而单纯只是脉浮,那你就用厚朴麻黄汤。

那这个,如果我们要随便为他掰一点道理的话,那就是说,脉会比较浮是为什么啊?代表你的这个肺好像很努力要把邪气往外推嘛对不对?那肺它整个能量是往外的,希望把邪气往外推的,那我们应该怎么帮它呀?那基本的原理原则就是,首先要帮忙它把邪气踢出来对不对?那帮忙踢邪气的药,麻黄也可以,其实连厚朴都可以,那有四两麻黄可以了啊,邪气可以踢出来了。那气会上冲对不对?那气会上冲的话,那当然要降气对不对?那厚朴杏仁都有嘛对不对?那你会咳嗽那当然是有痰啦,你一点痰都没有的话可能比较会偏到喘证那边,所以要镇咳要祛痰,那半夏也可以用。那你会咳嗽多多少少都会有气管发炎,气管发炎才会发痒,发痒才会咳对不对?所以清热的要也要有一点嘛,石膏也要放,而且放一点点就好了。所以就是一个很单纯的方剂,而这方剂好不好用?很好用。

那一般来讲,如果你咳嗽然后把到自己的脉比平常的浮,你就厚朴麻黄汤去抓一贴来煮一煮,分两次喝三次喝,效果都非常好的,就是很能够感受到张仲景的方子这个一剂知,二剂已。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还是要说张仲景的咳嗽方哦,是真的是你的咳嗽已经是一种主症,是一种病了,你用这些方子才会觉得很明显有效。像有些人他那个咳嗽是那种比较娇生惯养的咳嗽,比如说我生病已经好了,可是呢,人家说你病好了没,我说你看哦,我现在一天偶尔还会两三次这样的咳,那我咳嗽还没好。那这种咳嗽根本没有主症可以抓,你用仲景方也打不到,太轻了,就是仲景方是那种非常非常严重的咳嗽,就是咳到让你不能工作不能睡觉的那种,那这种就会非常有效。就是至少你要有一直在咳啊,你如果一天只咳两三声那种,那种大概仲景方也帮不到你什么了啊,就是至少要再严重一点。那这个比较不严重的咳嗽那基本上我们有一些很简单的什么川贝枇杷膏啦,什么止嗽散啦这些都很好用,就是那种微微有一点咳嗽有另外的医法。所以,“咳而脉浮者”呢,我们就相信张仲景的诚意啊,就这样用,那结论呢,是很好用,就这样子。因为他这个方子就是很正大光明一个方哦,就是咳嗽需要有的药它都有了。

那讲了脉浮呢,我们知道张仲景的条文是有一个相对性的,所以讲了脉浮他就有脉沉啦对不对?那咳而脉沉是用什么方呢,用这个泽漆汤啊。

 

14.18  咳而脉沉者,泽漆汤主之。

泽漆汤方

半夏半升  紫参五两  泽漆三升  生姜五两  人参三两  甘草三两(炙) 右六味,以东流水五斗,先煮泽漆,取一斗五升,纳诸药,煮取五升,温服五合,日夜服尽。

 

那泽漆汤是一个我们大概看到就不会想要用的方啦,因为它的泽漆啊,它是三升嘛,三大碗的泽漆,它的煮法是怎么煮啊?是用东流水五斗,一升是200cc对不对?那一斗是2000cc对不对?那五斗就是10公升,所以就是要从50碗水开始煮起,然后把它煮成15碗水,那你真的觉得你能够煮这么久的汤吗?就是要拿一个那种可以用来染布的锅子啊,然后从50碗水开始煮,煮到剩15碗水。大概你汤还没有煮好哦,你家里面的人就会跟你吵说,瓦斯费啊瓦斯费啊,太可怕了,所以这是什么鬼方啊。然后15碗水呢,再把它放其他的药,然后煮成5碗,然后每次喝半碗,一天分十次喝完,像打点滴一样喝,那这到底是什么汤啊?

“咳而脉沉”到底是什么咳嗽,就是一般的咳嗽呢,脉比较偏浮偏弦是常态,那脉沉的咳嗽其实是比较不多的。那你说脉浮就是邪气比较往表面冲嘛对不对?那脉沉就是这个战场是在很里面,那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这个咳嗽的战场会很里面呢?是肺结核吗?也有可能。不过我们之前有讲到脉的时候,不知道同学是不是这一期有讲哦,就是说如果你的脉是很沉很沉,按到骨头边才把到那个脉的跳动那个叫做什么?叫做附骨脉对不对?附骨脉代表你的身体里面有阴实,那阴实证的代表什么呢?就是癌症哦。就泽漆汤哦,现在的研究是觉得说,它比较有可能是古代的一个肺癌所使用的方剂。

那当然呢,泽漆虽然不像十枣汤里面的这个芫花、大戟、甘遂那么猛烈,但是泽漆它到底是一个还蛮厉害的攻下的药,所以历代在使用泽漆的时候大概用的剂量都不会很多。因为像十枣汤的芫花、甘遂、大戟啊,就是这么一点,一撮那个粉末就可以把你弄的狂拉了啊,那所以泽漆大家当然都会比较不敢用。可是如果泽漆用的是少量,比如说一钱两钱三钱,其实不太可能真的有什么疗效的,那泽漆要用就要用大量,所以张仲景他用这个大量泽漆他就用50碗水来煮,煮到到最后变5碗水,那目的是为什么?大概就是要让泽漆的药性变得比较温和,不然的话人体撑不住这个药性。

那泽漆汤的研究或者泽漆的研究呢,一直是现在的中医才慢慢慢慢重新开始的,比如说比较近代的医案呢,就有一个说是,有一个人得肝癌啊,医生就给他用泽漆,好像每次也有比较重剂量的泽漆,然后煮成水就这样一直喝,然后那个人喝这个泽漆煮成的水呢,他就大便里面就会排出一些奇怪的组织的水泻哦,然后后来肝癌就不见了,那就这样子到后来又过了好几年去看这个人,身体都好好的,没有继续有肝癌的状态。那当然我不知道这是多严重的肝癌,可以用泽漆治好,说不定只是一个刚开始的肝癌,那甚至我不会知道说,是不是泽漆这个药物真的可以根治癌症,这种事情我都不会知道的。但是呢,我会觉得在经方的世界里面往往可以采取一种战略,就是有癌症偶尔用一些药能够让这个癌症一直被削弱,不能够变得更大,而这个人的体力呢,也不要受太大的损伤,就这样子天天有癌症,天天好好的活着,其实这是一个有可能的状态哦。就像不是说什么,大家去研究那些什么长寿村的村民对不对,那些很老很老的老人家,死了也会发现他们身体里面这里那里都是癌症,可是他们就活得好好的啊,也就是用一个方法跟癌症共存的活下去哦,其实可能这样的选择是比较折中,你要完全杀灭掉,说不定你癌症没了人也没了对不对?所以泽漆汤是中国古时候的一种植物化疗方,对于癌症是有相当强的抑制作用。

那我有时候从前在上网路的时候啊,会看到说,哎,美国的 倪海厦 先生不是很会医癌症吗?怎么他医肺癌的时候不是用泽漆汤,他医肺癌的时候他好像是用什么葶苈大枣泻肺汤啊,什么四逆汤啊,就把四个方剂放到一起来用,就是他在网路上帮大陆的肺癌患者开药的时候,看到说他没有用泽漆汤。那我昨天在课堂上也提到说,不知道是不是人家有发现什么事情,所以就不用泽漆汤。那后来下课的时候就有同学说,他看 倪海厦 先生的光碟,说 倪海厦 先生有讲说,因为他找不到紫参,所以没有用泽漆汤,因为泽漆汤里面的第二味药是紫参嘛,那紫参呢,在一般的很多版本的这个中医书呢,都会喜欢把紫参就注解说就是紫菀。那紫菀就是一个我们咳嗽很常用的药,可是紫菀虽然跟紫参的作用点都可以说是在肺部的血分,那紫菀也是能够清这个肺部的瘀血或者怎么样的。但是紫菀哦,如果你看那个《神农本草经》就会知道,紫菀跟紫参的效果是蛮不一样的,紫参比较有攻坚开破的力量,那紫菀是比较没有。那昨天就有同学告诉我说, 倪海厦 先生是表示说,他因为得不到紫参这个东西,所以觉得这个药的药效会打折扣,所以就没有用了。那紫参的话,真的我们中国人好久都没有用了,大概魏晋南北朝之后就几乎没有怎么在用了。那紫参当年有另外一个意思叫牡蒙啊,那牡蒙是什么东西?当然《本草纲目》什么都是可以查的,主要是不知道现在药局怎么买。那最近又有一些大陆的书说紫参现在叫做一个草药名叫做石见穿,但是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绝对的对。也就是要把泽漆汤用得好的话,如果紫参能够入手是可能用起来比较有效果的。但是如果没有紫参用紫菀来代替的话呢,那这个药性就是赌赌看了。就是无论如何,在对癌症有一定疗效的方剂里面,泽漆汤还算是温柔敦厚的,当然他还是攻击性的药。可是你看它里面也有人参,有补气的效果,也有炙甘草,就是基本上有顾护元气的,而且他的服用方法,就是分成十次这样每次半碗这样子吃,可能是在一个人体的这个耐受的范围之内。所以这个方剂就是……现在呢,我们中医界已经开始重新重视经方了,那现在才开始研究泽漆汤到底可以做到什么程度啊。

那我们休息一下再回来看麦门冬汤。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
三尺三 藏家011 关注

文章收藏:8701

TA的最新收藏
藏友最新收藏
好网角移动端
好网角APP
手机一键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