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物理学发展报告——凝聚态物理学

风起帝国

收藏于 : 2022-12-02 17:44   被转藏 : 1       转藏到我的文章库

凝聚态物理学是当今物理学最大也是最重要的分支学科之一。据70年代中期的调查统计,凝聚态物理学年发表论文数居首位,占物理学论文总数的三分之一;从事凝聚态物理研究的人数也居首位,占总人数的四分之一;而从60年代末到80年代末,获诺贝尔物理奖的人数中,从事凝聚态研究的人数,超过了研究粒子物理的人数,接近总人数的一半,也居首位。凝聚态物理学得以迅猛发展,首先表现在其研究对象的开拓上。在由原来传统的三维周期性结构,向着低维甚至非周期结构的发展中,所涉及到的理论也逐渐地趋于深化与成熟,从30年代的晶体结构分析的唯象理论与固体的比热理论、金属自由电子论和铁磁性理论,发展到30年代后的能态理论、电子衍射和X射线衍射的动力学理论,以及点阵动力理论。60年代以后,在凝聚态物理学中,对称性破缺理论又占据了中心地位。以它为基础,建立了能态、元激发、缺陷及临界区域四个层次。与之相应,各种有序态的序参量、广义刚度、标度不变性、自相似结构等一系列新的概念随之诞生。此外,大量非线性课题相继出现,使凝聚态物理不仅在深度及广度上冲破了传统固体物理学,而且向着更深层次与更大的范围蓬勃发展。
90年代所兴起的纳米物理学,又成为凝聚态物理的一个新的世界性研究热点。纳米粒子与一般尺度物体相比,在力、热、电磁和光等方面具有显著不同的特性,它们不仅成为未来新材料研究的基础,而且也为人类在认识客观世界上展开了一个新的层次,与此相应兴起了介观物理学的研究。
当今凝聚态物理学已成为物理学最活跃的前沿领域,它不仅突破了传统固体物理学,使研究对象日益多样化和复杂化,又由于许多有价值的发现出现在相互交叉的学科领域,它又对促进交叉学科的发展,显现出强大的活力。它的实验手段、理论概念与技术不断地向着化学物理、生物、地球物理、天文、地质等领域渗透,从DNA晶体结构到地球板块驱动力的研究,从量子电子器件的机理到新材料的研制,无一不与凝聚态物理学有关。凝聚态物理在物理学乃至整个自然科学中,正在显示出日益强大的影响力。
A、高临界温度超导研究

1.高温氧化超导材料的发现与超导机制的研究

迄今为止,已有5位物理学家由于超导电性的研究而获得诺贝尔奖。他们是:1957年提出BCS超导微观理论的美国物理学家巴丁(J.Bardeen)、库珀(L.N.Cooper)、施里弗(J.R.Schrif-fer),于 1972年获奖,从理论的提出到获奖时隔 15年; 1960年发现单电子超导隧穿效应的美国物理学家贾埃佛(J.Giaever);1962年预言约瑟夫森效应的英国物理学家约瑟夫森(B.D.Josephsen),他们时隔11年后,于1973年获奖;1986年,在国际商用机器公司(IBM)苏黎士研究室工作的瑞士物理学家缪勒(K.A.Muller)和他的学生、德国物理学家柏诺兹(J.G.Bednorz)发现Ba-La-Cu-O系统物质的高温超导性,于1987年获奖。他们的这一工作,如此快速地得到了诺贝尔评奖者的承认,这在诺贝尔颁奖历史中是极为罕见的,由此看出柏诺兹和缪勒工作的重要意义。

伴随着超导临界温度提高到液氮温区以上,超导技术的应用发生了一场新的技术革命。超导技术的影响,很快地波及到了电力工程、电能输送、电动机与发电机的制造、磁流体发电、超导磁悬浮列车、超导计算机、超导电子器件、地球物理勘探、地质学、生物磁学、高能加速器与高能物理研究等多种领域与学科。尽管高温超导体在实用上仅只处于开端,但它的远大前景已经展现出来了。1986年以来,瑞士、美国、日本、中国等国的科学家们,相继发现了多种高温氧化物超导材料。这些发现,在国际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目前,超导体的零电阻转变温度已经达到上百K。但是,这主要是实验物理学家的探索成果,在理论研究方面,仍还没有给出一种圆满的解释。超导理论研究与超导实验研究的飞速发展极不相适应。从这一角度看,高温氧化物超导材料的发现,无疑也是对超导理论研究的巨大冲击。BCS理论是第一个成功的微观超导理论。它很好地解释了大多数元素的超导性质。这一理论的出发点是电声子的相互作用。两个电子由于交换虚声子而产生引力,当这一引力超过库仑斥力时,电子双双地结成库珀对。库珀对的行为就像一个松散结合的大分子,它们在空间延伸的范围远大于晶格常数。成千上万个库珀对相互交叠,使电子系统获得某种“整体刚性”,它们能克服个别散射事件造成的阻力,而产生零电阻现象。同时,它们还能抗拒外来磁场的进入,而导致迈斯纳效应。然而,新发现的氧化物超导体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具有一个铜-氧层,并表现为空穴导电。BCS理论在Cu-O在高温超导体中,效应并不明显,人们不得不对BCS理论的适应性提出了怀疑。1987年,安德森(P.W.Anderson)提出了共价键理论①。该理论认为,氧化物超导体的母晶体,可以认为是莫脱(Mott)型绝缘体,其中的电子由于强相互关联作用被定域在各个格点附近。相邻格点的电子自旋相反而构成单重态共价键。通过掺杂后,局域化的共价键系统受到驱动,通过超交换作用,使其退局域化而流动起来。若在流动中还能保持原有的配对关系,则可视为大量定域共价键发生共振而转变的一种超流的库珀对集合,绝缘晶体则转化为超导体。这种由实空间定域配对转变为能量空间的非局域配对机制,称为“共振价键理论”。这一理论是一种全电子理论,它与晶格振动没有直接联系,它能说明新的超导体的弱同位素效应。但是,由于用它说明具体问题时,还需引入一些辅助性假设,目前还未得到公认。

还有一种称为双极子机制的理论。该理论认为,氧化物超导体中含有正负离子交换复式晶格。由于极化电场的存在,导致强电声子相互作用。当电子在晶格间运动时,造成附近晶格畸变。电子与“畸变”一起运动,可以构成复合粒子,称为极化子。当两个极化子相互靠近时,联合畸变将形成双极化子。无数个双极化子在空间的流动,即形成超导态。双极化子理论并未超出BCS理论的框架,与库珀对比较,双极化子理论则更接近实际情况。

考虑到新超导材料的空穴导电机制,另一种激子理论认为,氧化物超导体可视为在氧化铜层两侧各有一金属层,而形成夹层结构。当金属层中的电子靠近氧化铜层时,电子的波函数部分有可能隧穿入氧化层,使其中的负电荷被排斥而显示一个带正电的空穴。电子与空穴的库仑吸引,形成电子- 空穴束缚对,称为激子。同时带正电的空穴还能把另一侧金属层中的一个电子拉过来,于是两金属层中的电子,通过氧化层的空穴两两配对,构成库珀对而实现超导态。激子机制理论可以阐明氧化物超导体的空穴导电、各向异性输运等特点。问题在于是否能把这种结构视为金属层与氧化物层的交叠,该理论还有待进一步完善。


2.重费密子体系及其超导电性研究

电子比热系数γ>400mJ/mol·K2的物质,常被称为重费密子系统。它比一般材料的γ值高出1~2个数量级。因为γ值与费密能级的态密度成正比,而后者又与电子的有效质量成正比,γ值越大意味着电子的有效质量越高,故称为重费密子系统。1975年,安德鲁斯(K.Andres)等人发现,化合物CeAl3低温下的电子比热反常现象,电子比热系统γ值达到1620mJ/mol·K2。 1979年,德国达姆斯塔特的斯泰格利士(F.Steglich)研究小组发现了重费密子系统CeCu2Si2的超导电性,其γ值为1100mJ/mol·K2,电子有效质量约为100me①。1983年,第二个重费密子超导体Ube13被发现,Tc~0.9K,化合物中铀原子间距5.13②。1984年,美国洛斯阿拉莫斯的特瓦特(Tewart,C.R.)小组又发现了第三个重费密子超导体Upt3③,Tc~0.5K。以后又陆续发现了重费密子超导体NpBe13、U2Zn17、Ucd11以及CeCu6等。这一连串的发现表明,高温氧化超导体发现之前,重费密子超导电性曾一度成为热门课题。然而在1986年以后,重费密子超导电性的研究一度被高温新超导材料的浪潮所淹没。近年来,这一领域又陆续出现了一些十分引人关注的新现象。

近年来的实验研究发现,在低温条件下,重费密子材料与通常的导电金属有着截然不同的性质。首先,在室温以下,一般金属的电阻率随温度下降得很快;重费密子系统的电阻率却随温度下降而迅速上升,到50K处,有一极大值后,才随温度下降。其次,重费密子材料的比热性质也与一般金属不同。在通常金属中,比热可以用Cp=γT+βT2描述。在低于10K的低温区,由于只考虑电子的热贡献,只计γT即可。此时Cp/T与 T的关系曲线具有正斜率,即Cp随温度下降而降低;然而重费密子系统却相反,在低于10K的低温区内,Cp/T随温度T的下降而明显上升,γ也不再为常数,它强烈地依赖于温度,这种γp/T随温度下降而上升的性质称为比热反常。比热反常表明,在趋于绝对零度时,重费密子体系的γ值很大。这说明,此时的电子密度在费密面附近很大,也即处于这些状态的电子具有非常大的有效质量;更有趣的是,这些材料在低温条件下的磁化率Xm也像γ值一样高于正常的金属。因此有理由相信,这两个值的增值效应可能同出于一个源。

重费密子系统磁化率Xm很大,这一点使人们想到,它们可能是由强重正化准粒子组成的费密液体。1956年,前苏联物理学家朗道(Landau,LevDavidovich1908~1968)曾提出了有关费密液体的理论。近年来,对于重费密子系统电子质量异常增大、它们的电子比热与BCS理论不符以及它们有无新的超导机制等疑问引起了物理工作者广泛的兴趣。尽管重费密子体系的Tc不高,大约只有1K,在当前高温超导研究中,并无实用价值,但是人们发现,它们的Tc对杂质十分敏感,它们的超导性与磁性也有密切的关系,这些方面,均与传统的超导材料有明显的差异。研究它们的机制,将使人们对超导电性的认识更深化一步。目前,各种模型与理论陆续提出,有人认为,重费密子的超导电性根源来自3p态原子的配对;有人则认为由于自旋相关造成强烈各向异性的1s态配对,总之各种探索性的理论仍在发展中。
B、微结构物理的兴起

1.纳米物理学的诞生

纳米结构指尺度为纳米数量级的超细微粒,它们属于原子与一般物质的中间领域的物质。由于它们的尺度与电子的德布罗意波长数量级相差不多,因而具有许多异常的特性。对纳米微粒及纳米固体的研究,开辟了人类认识世界的新层次。早在1959年,美国著名物理学家费因曼(Feynman,Richard Philips 1918~)在加州理工学院对美国物理学会的一次演讲时,曾卓有见地地预言:“如果有一天能按人的意志安排一个个原子和分子,将会有什么奇迹?……我毫不怀疑,当在很小的尺度上控制物体的结构时,我们就能使物体具有极端丰富多彩的性质。”

研究远古陨石结构发现,它们是由原子构成的纳米团簇(cluster)在引力下凝集而成。有人估计,这种纳米结构材料始于宇宙大爆炸。从海贝壳到人体等生物系统中,也能找到许多天然的纳米结构,但是,人类有控制地制造纳米结构却非易事。60年代,东京大学的久保亮五(R. Kubo)曾发表一篇关于量子约束理论的论文①。这篇论文中谈到了超细微粒粒子的独特性质,但在当时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在70年代,麻省理工学院的德雷克斯勒提出一个用模拟细胞生物分子的分子装置,制造超细微粒的设想,并把它命名为纳米技术。此后,他与斯坦福大学联合成立了纳米技术(NST)研究组。

真正对纳米物理展开系统研究始于90年代初。1982年,本尼格(G. Binnig)和罗若尔(H. Rohrer)发明了扫描隧道显微镜(STM),它以高分辨率向人们展现了一个可见的原子、分子世界。到了80年代末,扫描隧道显微镜已经由一个助视仪器发展为费因曼所设想的排布原子的工具。90年代初,纳米物理学已经作为独立的学科研究领域正式诞生。1990年7月,在美国巴尔的摩召开了第一届国际NST会议。此时,两种专业国际刊物《Nonotechnology》与《Nonobiology》 已经或即将出版;日本与英国等少数科技先进国家制定了发展纳米技术的国家科学规划;美国自然科学基金会将纳米技术作为优先发展项目;冠以纳米(Nano)的新名词和新概念,如纳米电子学、纳米材料、纳米加工和纳米生物学等,正式在各种科技书籍与文献中出现。这一切都表明,纳米物理学已经作为一门正式的独立学科领域,步入了物理学的殿堂,它的诞生与发展,不仅对物理学,同样对整个自然科学与技术产生着重大的影响①。
2.AB与AC效应研究

1959年,阿哈勒诺夫(Y. Aharonov)和玻姆(D. Bohm)发表一篇论文②,该论文认为,在电子运动的空间中,无论是否存在电磁场,电子波函数的位相都会受到空间中电磁势的影响。由此他们做出结论,在量子理论中,电磁势要比经典电磁理论中的电场与磁场强度更有意义。他们同时建议了几种能证实上述理论的实验途径,图1所示就是其中的一种。入射电子束在A点被分为两束,磁场B处于与图面垂直的螺线管中。两支电子束在观察屏S处相遇形成干涉。在电子经过的路径上,磁感应强度为零,但是磁矢势A却不为零。正是由于磁矢势的存在,使两束电子产生了附加位相差,该值恰好为电子路径包围磁通量的e/h倍。他们认为,改变B值,影响磁通量,将使位相差改变,电子的干涉图样就会受到影响。同样,如果在两束电子的路径上各加一只金属筒,当电子进入筒时,在两筒上加不同的电势,电子出离筒后,即将电势撤消,电子束也会因电势的不同产生附加位相差,导致干涉图样变化。发表这一理论的时候,阿哈勒诺夫正在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物理与天文学系及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物理系任教。阿哈勒诺夫很善于研究那些通常被人们忽视的物理现象。他所预言的一些效应先后被实验证实,由于具有重要意义,都在物理界引起不小的波澜。AB效应就是其中一个,是他与任教于伦敦大学的玻姆共同提出的。1960年,AB效应被钱伯斯(Chambers)实验证实①。随后,美国、联邦德国、意大利等几个实验小组也陆续进行了类似的实验,都支持了这一预言。尽管如此,由于电子的波长很短,限制磁场的区域很小,螺线管半径不但必须很小,长度还要无限长,这些条件很难得到实验保证,因而有人对实验结果的可靠性表示怀疑。直到80年代中期,日本物理学家用超导材料将磁场屏蔽以后②,所证实的AB效应才被物理界普遍接受。AB效应的证实对物理学的影响是深远的。本世纪初,相对论与量子论的问世,给人类对物理世界的认识带来了崭新的图象与观念,使物理学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然而,麦克斯韦电磁理论却仍然保持原有风貌,似乎不受其影响。这一点却也不难理解,因为麦克斯韦方程自身的协变性,使其天然地与相对论的要求和谐一致。此外,这一方程又能满足电磁波量子性的要求。然而,深究起来,在经典电磁理论与量子理论之间,也有一点不一致,这就是所谓的AB之争。

从表面看来,AB之争所涉及的似乎只是两个物理量的问题。在经典电磁理论中,描述场的两个基本量是电场强度 和磁感应强度 ,电标势?是在电场 基础上,利用环路积分引入的,它具有物理意义,虽然数值不唯一,却是可以实验测量的。磁矢势 却不同,虽然它也是在磁场 的基础上引入的,却不具有明确的物理意义,数值不唯一,也不能实验观测。因此,在经典电磁理论中,常把 作为描述磁场的基本量, 纯属于为计算方便而引入的过渡量或辅助量。

在量子电动力学中, 和 的地位则皆然相反。出现在方程中的电磁量是?和 ,而不再是 与 。与 相比, 成为第一位的物理量。 与 哪一个更为本质的问题,在本世纪20年代量子理论创建时即被提出,直到1959年才被阿哈勒诺夫及玻姆所解决。

AB效应表明,描述磁场的矢量 与磁场 相比, 是更为本质的。这一点仅能通过量子效应才能显现出来。对固体材料AB效应的观察是近几年来的事。最初观察的是线度很小的金环。金环的直径0.8μm,宽0.4μm,附在硅片上。沿直径接入电极后,通过电流测量金环的电压。整个实验在0.06K的超低温下进行。垂直环面加入磁场,电子沿金环的各一半,分两路流出。在汇合处,两路电子波产生干涉,由合振幅的模即可确定磁阻。实验结果发现,金环磁阻随磁场周期性地变化。振荡周期与样品面积的乘积,恰好与AB效应所要求的h/e值相等,从而证实了固体材料中,电子波的量子干涉AB效应。AB效应的观测,很自然地涉及到纳米物理学的进展。观测到该效应的前提条件是电子波能现出可观测到的相干性。在真空条件下,电子束的干涉比较容易观察到,然而在固体材料中,电离杂质与晶格的振动都能破坏材料的理想周期性,因而造成电子散射。由于电离杂质的质量比电子大得多,对电子静电作用的结果,离子受影响较小,电子却偏离了原来方向的运动而发生散射。这种散射属于弹性散射,它虽然能使电子波的位相发生变化,却不改变电子波的相干性;然而,晶格振动造成的散射,涉及声子的发射与吸收,属于非弹性散射,将严重地影响电子波的相干性。可见,若能在固体材料中观察到AB效应,对材料的纯度要求并不高,但对材料的线度有一定的要求。因为电子必须在受到非弹性散射之前,也即在连续两次非弹性散射发生之间,穿过样品。根据电子的平均自由程时间,可以计算出电子波相干长度L?。一般金属在温度 1K下,相干长度可达 μm数量级。在现代科技条件下,制造长度在μm以内、线宽在几十个nm以内的环状样品已不困难,因而这一领域的研究得以迅速发展。当材料的线度L≤L?时,材料内将可能包含108~1011个原子,因此,无论观测的对象、观测的手段以及观测的量值(如电流或电压等)都仍属于宏观范畴。然而实验的结果却能反映电子的波动性和体系微观物理的规律,这再一次表明,纳米结构物理学研究的特殊意义。它开辟了用宏观领域的研究方法与概念探讨微观物理规律的新途径。

AB效应的研究仍在继续发展中。由于电磁场是一种最简单的U(1)规范场,人们很自然地会联想到,是否能把AB效应推广到其它规范场中。华裔美籍物理学家杨振宁和吴大峻曾在一篇论文①中讨论过杨—米尔斯SU(2)规范场的AB效应问题。而阿哈勒诺夫和卡谢又于1984年根据电与磁的对偶性,提出了AC效应的预言。

AC效应的提出与证实,是纳米物理学的又一重要进展。它由阿哈勒诺夫与在特拉维夫大学的同事卡谢(A.Casher)共同提出来的,用他们两人姓氏的第一个字母,简称为AC效应。阿哈勒诺夫与卡谢认为,如果存在有磁场作用的AB效应,根据电与磁的对偶性,一定会存在着一种AB效应的对偶效应。在电磁场的张量相对论理论中,电磁场张量Fuv应有16个分量。由于这一张量的反对称性,四个对角元素为零外,两侧对称量等量反号,所余的独立分量即只有6个,这就是3个电场分量与3个磁场分量。根据张量理论,电场与磁场互为对偶场,当电与磁量按一定规则互换时,对应的物理规律相互对偶。这样,在相应的AB效应示意图中,把螺线管替换成一条垂直图面的无限长带正电线,把电子束替换成中子束。中子不带电,却由于其自旋而具有磁矩,令中子束中,每个中子的磁矩与带电线平行。AB效应中,电子不受磁场力;AC效应中,中子不受电场力。AB效应中,由于磁矢势 的存在,引起电子相移;AC效应中,将由于电势?的存在,引起中子相移发生。阿哈勒诺夫与卡谢还预言,中子相移的大小,与荷电线的带电密度成正比,对于一般的荷电线密度,他们估算结果,相移约为1.5mrd。1989年,他们的这一预言被墨尔本大学、密苏里大学和纽约州立大学组成的联合研究组所实验证实。实验中使用的带电线为45kV的细丝高压正电极,而中子束来源于反应堆。由于很难获得磁偶极矩顺向排列的极化中子束,他们把非极化的中子束加了补偿措施,以消除非极化的影响。先使中子束通过一个狭缝,经过单晶硅片分为两束通过带电线的两侧附近,再经第二片单晶硅片折射,改变方向后相交。分别用两台3He正比计数器测量。为使中子数累计到理论所要求的 107个,整个实验持续了几个月。最后测得相移为2.19±0.52mrd,这个结果证实了AC效应的存在①。3.超微结构的量子效应研究

在大块金属样品中,电子的能级分布是连续的,然而当物质颗粒尺寸极小时,例如电子数目减少到 103~ 104个时,电子能级则表现为不连续的离散分布。日本物理学家久保亮五于1962年提出了能级离散分布的条件式,这是费密能级间距δN与颗粒中所含原子数N的关系式,


对于大颗粒或一般物体,N→∞ ,δN→0;但对于纳米颗粒,N虽然大却有限,δN为一个定值,因而能级是分离的①。当能级间距大于热能、磁能、静电能、光子能量或者超导态的凝聚能时,相关的物理现象就会表现出量子效应。因此,纳米颗粒的热、电、光、磁以及超导等宏观特性将与大颗粒或一般尺寸的物体,有着显著的不同,这种差异即称为量子尺寸效应。

量子尺寸效应对超微粒的物理性质有重要影响。然而,超微粒子的尺寸大小各异,粒子的集合体可能呈离散态、链状、网络状或聚合状;承载粒子的载体也有千百种;载体与粒子的界面也变化多端,上述各种因素的影响,使粒子的物理性能也多种多样。由于量子尺寸效应,粒子的熔点均比同样块状材料低得多,其热导也具有奇异特性。多孔状超微粒子集合体,在低温或超低温下的热阻几乎为零。此外,大块样品的电子比热与温度呈线性关系,而超微粒子电子比热与温度的关系却是CP∝Tn+1(n=0,1,2……)。由于量子尺寸效应,超微粒子还具有奇偶特性。例如,颗粒的磁化率、比热及催化性质就与所含电子数的奇偶有关。

1988年,英国②与荷兰③的两个研究小组又分别发现了另一种独特的超微粒量子效应,称为量子导线电导量子化现象。英国小组应用分 裂门技术,在二维电子气上制作了一条量子导线。它的长为0.5μm,比电子的平均自由程小。电子从一端运动到另一端不受任何散射。实验发现,随着门电压的加大,它的电导呈量子化地加大,电导的基本量子为2e2/h。令人惊异的是,这个值恰与整数量子霍耳效应的基本量子相同。所不同的是,量子导线电导量子化发生在一维,而且没有外磁场。超微粒结构的量子化效应还表现在隧道效应上。早在50年代末,日本物理学家江崎玲于奈(Leo Esaki 1925~)和美国物理学家加埃沃(Giaever,Ivar 1929~)等人就发现,微观粒子具有贯穿垫垒的本领,这一效应反映了微观粒子具有波动性的基本属性,并由此,江崎玲于奈发明了隧道二极管,这一发明开创了研究固体中隧道效应的新阶段,并推动了半导体电子学的大发展。到了80年代末,人们在研究超微粒物理特性时,对于隧道效应又有了令人惊奇的发现,描述颗粒的一些宏观量,如磁化强度、磁通量等,也显现有隧道效应的特点。例如里德(M.A.Reed)在研究Fe-Ni薄膜中畴壁的运动速度时发现,在低于临界温度时,畴壁速度大小基本上与温度无关。有人认为,这是由于量子力学零点振动引起的热起伏,使低温情况下,超微颗粒磁化矢量的重取向保持有限的弛豫时间,因而在零度附近,仍然存在非零的磁化反转率。利用这一观点,还可以解释高磁各向异性单晶体在低温下,具有阶梯式反转磁化模式,以及一些量子干涉器件中的有关现象。

超微颗粒的新特点还表现在表面活化特性上。纳米微粒的尺寸虽小,在表面及表面附近的原子数与内部原子数的比值却比大块物体大得多。例如,颗粒尺寸从10nm降到1nm时,线度降低后,表面原子数所占比例将上升为原来的5倍。表面原子数比例的加大,极大地增加了颗粒的活性。金属纳米粒子会在空气中燃烧,无机材料的纳米粒子会吸附气体并进行反应。表面活性的增加,不仅使纳米粒子表面原子输运和构型发生变化,也会使表面电子的自旋构型及电子能谱发生变化。此外,这种表面效应还会使纳米微粒具有极强的光吸收能力。总之,超微颗粒及由超微颗粒组成的纳米固体在光学性质、导电性、机械特性、热学特性、磁学性质、超导电性等方面,都具有与一般大块物体不同的特点。这些奇异性质表明,人们所熟知的基础物理学规律,将有可能在宏观与微观的中介地带有突破性的进展。这一进展不仅将成为微电子学领域的理论基础,为电子技术的发展开辟新的纪元,而且还有人估计可能在这一突破之中,出现下一位诺贝尔奖的得主。纳米结构的研究将是一个十分激动人心的领域。
4.纳米科学技术进展

纳米的基础物理研究,是介观物量、量子力学与混沌物理的交叉结合。它与现代计算机、微电子学与扫描隧道显微技术相结合,形成了纳米科学技术群。自本世纪90年代起,这门全新的科学技术群,广泛地在全世界范围内兴起,它不仅包括了纳生物学、纳电子学、纳机械学、纳地质学、纳天文学……,而且正以惊人的速度,向着一切科学技术领域渗透着。纳米学科的研究,不仅在研究对象的空间尺度上具有特殊性,而且还在对传统概念的革新中,表现出全新的观点与思维方式。纳米电子学的发展就说明了这一点。目前的半导体理论,即P-N结原理把电子视为微粒,它的有效范围只到亚微米尺度。作为微电子技术核心——集成电路——朝向超大规模发展的同时,微电子器件的尺寸在日益缩小。迟早会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到那时,经典电磁理论将不再适用,电子将不能再被视为微粒,在纳米尺度上,电子的表现即以波动性为主,纳电子学必须计入量子力学效应,这些效应表现为量子隧道效应、量子尺寸效应、特殊的伏安特性、特殊的磁性质等。纳电子学的任务就是研究纳米量子微粒的这些全新性质,在此基础上,设计、制作全新的量子电子器件与集成电路。人们预计,新型量子电子器件及全新集成电路的实现,将为第六代或第七代计算机设计、制造成功奠定基础。与此同时,超小尺寸量子电子器件也为物理基础理论的研究提供了微型实验室,使人们能对量子线、量子点、量子环以及量子点接触等超微结构的各种量子效应,如量子尺寸效应、量子隧道效应、量子相干性、量子波动性、电子反常输运及库仑阻塞等现象进成富有成效的研究。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
风起帝国 关注

文章收藏:4230

TA的最新收藏
藏友最新收藏
好网角移动端
好网角APP
手机一键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