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医亦有方

黄蜂 关注

收藏于 : 2022-05-14 16:20   被转藏 : 2       转藏到我的文章库

自古以来,就有官医和民医之分。铃医乃民医之一种,公元1996年后没落流散民间而大都失传(1996年开始整治无证行医——编者)。今录余昔年亲历之一案,以志铃医之可贵。

某年余访学云贵高原,抵贵州凯里时,乃农历6月,天酷热。乡民潘君,终日勤劳,躬耕于陇亩而不辍,积劳兼感湿热之邪,遂成热淋(急性化脓性前列腺炎)。小水如米泔水而夹带腐脓,口干苦,人烦躁。听闻翼王医官传人访学客此,特来请治。
余时年轻,视其壮实而未切其脉。盖此乃小疾也。
乃带其弟进山采药。早饭前已归,余书方嘱其弟为之,曰:

鲜鱼腥150g 鲜茅根150g 鲜虎杖200g 满天星200g 黄檀木叶100g 天青地白100g 紫花地丁60g 

上药于石臼中反复舂之,尽碎,取大盆,以淘米水泡一小时,复以白布过滤绞其汁。余嘱其频频饮之,以小便频数并泻下为度。是晚约凌晨3点、5点,大泻二次,小水中亦排一条状物。天明时,合家燃鞭炮来谢,云已愈。
余笑曰,小事耳。乃切其脉,浮而不洪,正应夏时,黄腻苔已退,舌薄黄而润。乃嘱其用白茅根30g到50g,每日煎水代茶饮一星期。

盖此病来势凶猛,故用虎狼之招挫之,次恐寒凉伤中,又怕热毒未净,故用茅根治淋并禀甘以缓之之意也。

以后十余天,合寨之人随余上山采药,晚则授药性与使用法则,嘱有文笔之人记之。是岁冬路过,通寨请留,乃为各病者治之,并再授诸病铃医之法,月余乃归。
离别之日,斯寨敲锣打鼓,耍龙舞狮,十里相送,白头老妪黄口乳儿皆恋恋难舍。余虽男儿,竟一路泪如泉涌,百感交集矣。

次年禀先君旨,书《王氏铃医》十万字寄贵州,彼寨请某退休老师,耗时一年,毛笔翻录十本共享。
原稿由年最高者执之,以备世代流传。
嗟夫,医之不灭者,不唯学人,亦在此质朴实诚之民也!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
黄蜂 关注

文章收藏:461

TA的最新收藏
藏友最新收藏
好网角移动端
好网角APP
手机一键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