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与白蒺藜治风热眼痒

藏家456 关注

收藏于 : 2021-07-21 19:40   被转藏 : 4       转藏到我的文章库

如果是眼睛痒呢?看东西有模糊,这是因为有风热在那里。老师说,这时就只用白蒺藜加蒲公英,两味药等份磨粉冲服,专治疗眼睛涩痒视物模糊。

白蒺藜是什么呢?老师说是菠菜籽。原来菠菜种子也是一味极佳的治眼之药。 《药性赋》上说:“蒺藜疗风疮而明目。” 就是眼睛有风痒,看不清东西,用它就管住了,所以明目地黄丸中就有它。

那蒲公英呢?《药性赋》说: “蒲公英治乳痈而疏气。” 它疏通的就是肝胃的气机。蒲公英又名黄花苗,春天到了,跟老师到山里去采药,满山都开着黄色小花的蒲公英,采回来凉拌着吃,非常鲜美可口,可以解除眼疲劳。老师说,眼部的问题,不管是虚火实火,蒲公英都用得着。

老师又说, 蒲公英是疮科圣药, 是治疗乳痈的专方专药。单用蒲公英连根带叶二两,洗干净捣烂,然后用米酒二两,跟水一起煮沸,把酒水趁热服下,把蒲公英的渣敷在肿的地方,然后再盖上被子,睡1个小时,微微出点汗,往往一两次就好了。清代的徐灵胎还称赞这个方法治疗乳痈极妙。

老师说,蒲公英治乳痈而不局限于乳痈,从头到脚,眼部有疮,红眼病(急性结膜炎),大头瘟,牙龈肿,胃溃疡,肝炎,胆囊炎等,只要炎症处于急性期,用它都非常管用。怎么用呢?老师说,蒲公英要加上相应的引经药,这个药本来就是治疗痈肿的,你要有针对性治疗身体某个地方的痈肿,就要配上一些带路的药,如引经药。比如, 肠道的痈肿,老师习惯配猪甲。胃部配赭石。肝部配柴胡。下肢配牛膝。上肢配桑枝。头面配桔梗。……

这些都是用药的小技巧。药是好药,能不能用好,就看怎么调动它。

老师说,眼部既是心灵的窗户,也是泄浊的通道。眼有眼泪,耳有耳屎,鼻有鼻涕,口有口水,这些都是五脏在泄浊。通畅了就不得病,不通畅压抑了就会得病。

发现很多肝炎甚至肝癌的病人,他们往往脾气刚得很,要么就特别古板,这样的脾气,往往是闭塞了自己孔窍的排浊能力。他们遇到事情,很少感动,也不会流出泪水,那些瘀堵都往肝里面灌了,所以这些重病肝癌的病人,最需要大哭一场。因为泪在五液中对应肝。

可如果有人眼睛天天流泪,风一吹到就流泪,这叫“临风陨泪”,这也不对。五脏叫 “藏而不泻”, 泻得太过,下面收不住了,也伤肝。刚开始她流泪排的是浊气,可排太多过后,排的就是人体的精气了。比如,有人打喷嚏,打几个是排寒气,可一直打,那排的就是人体的肺精。

上次从武汉那边来了个病人,就特有意思,一天到晚,她都可以哭着流泪,好像过得很委屈一样,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住。单治这种泪流不止,用两味药就管用,即牡蛎与泽泻。牡蛎是把水气往下收,泽泻是渗利出去。两味药一收一利,就把水道管住了。老师说,身体的病,医药可以治,心灵的病,还要靠自心去调。我们可以用药帮她收住眼泪,但不能用药去左右控制她的心情。她回武汉之前,老师跟她说,要懂得控制自己的心性,心性要收得住,情志眼泪就能收得住,以后就不会复发了。老师就叫她回去练书法,她听从老师的话,学起书法来。心情也渐渐平复了,还给任之堂寄来她写的字。

出自《任之堂跟诊日记2》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
藏家456 关注

文章收藏:569

TA的最新收藏
藏友最新收藏
好网角移动端
好网角APP
手机一键收藏